【刀剑乱舞】(一期鹤)星巴克的日常03

*我也想喝草莓星冰乐

*看不懂也没关系,反正也没能力让别人能看懂【。


上一章



03日常

 

一期一振有时会在鹤丸身边看他在笔记本上随意乱画,更多的时候是在吧台前应对热情的顾客。

夏日来临了,雨水频繁,天边的雷声不断,高温和水汽将街上变成一个大蒸笼,潮湿的味道在空气里弥漫。幸而星巴克的冷气一直兢兢业业地工作着,鹤丸开始整天整天的待在这里,长时间的占据着星巴克的一隅。周围的人来了又去,偶尔有一群女士坐在更加靠近吧台的位置上跟前台的一期一振搭话,鹤丸只是悠闲地吸着自己的这一份咖啡,无所事事的样子。

 

“我观察您有一段时间了。”

“所以呢?”

“您好像一直在这里无所事事的样子。”

星巴克勤劳的临时工在递给他星冰乐的时候这样对他说着。

“诶?在你看来我什么都没有做吗?”

“是吗。”

对方仿佛已经习惯了他的回答一样,口吻隐约带着宠溺地笑意,像是在回应弟弟们掩饰错误的时候脸上惊慌的表情。

“身为无所不知的神明,要书写整个世界的剧目,也是很费脑子的,其实在你看不到的时候,我燃烧了整个脑细胞正在创造未来,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鹤丸摆出一副夸张地心痛表情指指自己的脑袋,一期一振除了那白的让人瞩目的发丝之外什么都没有看见,当然也没有错过仔细观察的机会。

“要我陪着您也可以,不过这样的玩笑话就算是您,讲第二次也会让人哑然失笑的。”

“这样对着当事人讲出来也太过失礼了,看来必须让你看看我的真本事。”鹤丸转身靠上吧台,身体斜斜的向后仰着。他向后贴近了一期一振,指着门外不远处西装革履匆匆走来的男人说着,“你猜猜那个男人接下来会做些什么?”

“嗯,他的公文包看起来很沉,想必有很重要的工作在身,向着这边走来的话,应该是需要一杯通勤路上的咖啡吧。”

“不不不,他只是会进来找人。”

鹤丸笃定地回答。

 

 

“鹤丸国永!”

压切长谷部手中那个看起来就很沉的公文包现在化为凶器钉在鹤丸身边的吧台沿上,挡住了他逃跑的最后去路,被抓了个正着的当事人汗笑着侧脸,终于结束了一个月的躲藏以后与他的经纪人进行了第一次眼神交流。

“哈哈哈,是长谷部啊,真是好巧啊!你看起来很热啊,要不要来一杯星冰乐降降温?这里的星冰乐很好喝的哈哈哈哈是吧一期。”

鹤丸的手肘不住向后戳到一期一振的胸口上,这样的明示也被压切长谷部看着眼里了。

“上一次我们约好的截稿日是多久?!”

“呃,一周以后?”

“那么,现在距离我们上一次见面过去了多久?!”

“……一、一个月?”

“手机关机!邮件不回!通讯工具全部拉黑!”长谷部眼里的怒火几乎肉眼可见,他咬牙切齿地逼近了鹤丸国永,看样子是恨不得把他嚼碎了吃下去,“一个月零三天又七个小时!”

在这个时候进行辩驳是很不明智的选择,鹤丸一步步后退避免和经纪人正面对上,可惜身后就是无处可藏的吧台,他只能弯腰再弯腰,仰面几乎要躺上吧台。此时一期一振终于明白了现场的情况,伸手扶住这位被逼到绝路的编剧先生,从背部给了他一点支持。

“客人,此处绝非谈事情的好地方,您需要一杯咖啡来放松一下吗?如果您愿意移步到休息区,那边会更加舒适一些。”

询问的话语配以王子般无懈可击的笑脸,是让人没有办法拒绝的事情。

“……”长谷部听到这声音稍微冷静了一些,考虑到吧台确实不是一个谈事情的好地方,再挡在这里也会给店员造成困扰,他向一期一振点了点头,然后瞪了鹤丸一眼,以一种“乖乖跟过来别想着逃跑”的威胁眼神看着他,接着转身去了休息区。

鹤丸终于能够从长谷部的压迫下直起身体,感激地看着他的救世主,这一幕简直就是只会发生在故事里的戏剧性的英雄救美。

“一期我真是爱你。”他感动地握住一期一振的手,沉浸到身为作家来说有些泛滥的思绪中去,想着这段大概可以用到剧本里去。

他没有看到一期一振的眼睛突然就亮了起来。

 

 

鹤丸把星冰乐的吸管咬成一条,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的经纪人。

“甲方要的是青春!青春!这一点一开始就已经说明了,初稿根本完全不符合要求,我跟对方沟通了很久才说服对方接受在大框架下进行修改而不是让你重新写一份出来,拜托你再负责一点好吗?”

“……他们的要求根本就是狗血。”

压切长谷部看着鹤丸抗拒的样子也叹了口气。

“谁都不希望这样,但是甲方说了是瞄准女性观众的网路剧集,接的时候你怎么不拒绝?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我以为少女们都更喜欢王子的类型,总之就是那种,随随便便只要长得好看的男孩子和长得好看的女孩子亲一亲就能在一起的剧情不是很好吗?”

“你是在说上个世纪的剧情吗?现在的小姑娘恨不得一天到晚看三回女主寻死被男主救回来的故事,最好还有帅气的男二号。”

“三角恋?”

“对,三角恋,不过是男二喜欢上男主的那种三角。”

“啊~~压切~~”

“说了让你别叫我这个名字!也别露出这种表情,我也是为了工作需要!”似乎连说这种剧情也让人疲惫不堪,长谷部松了松领结,一手按着太阳穴,拿起了已经开始融化的星冰乐慢慢地吸着。

“双份的美男,确实很有道理。”

“什么?”

“我是说……”

鹤丸若有所思地抬头看向吧台,蓝色头发的帅哥正在为一群少女解释店里的新活动,他略微弯着腰贴近少女们的手机,和她们靠的很近正在说着什么,细细的眉峰弯曲着,长睫毛掩住瞳孔,只露出少少的几片金色。他一边思索着,慵懒地躺进椅子里,因为放松整个人都要陷进去一样,然后他对着吧台大叫了一声。

“一期!”

青年毫无防备的抬头对上他的眼睛,一群少女们也寻声看了过来。然后他吸了一大口草莓星冰乐,略微扬起下巴咽了下去,然后对着一期一振眨了眨眼。

“草莓味的真是太棒啦。”

故意地,这绝对是故意的,当面吸进去的那一大口粉红色的冰沙真是要命,味道什么的,麻烦不要用过于暧昧的语气公开说出来啊。

似乎被喊了名字又似乎没有被喊名字,店员全身僵硬的呆在原地,只有脸色肉眼可见的变成了血红色,胸口的铭牌现在几乎要烫伤心脏,简直不知所措。围观的少女们先是一头雾水,几秒以后又爆发出尖叫,此起彼伏的阵势自打一期一振开始兼职以来还是第一次出现,吓得清光和安定同时从后面冲出来一个劲的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看。”

鹤丸偷偷地对着长谷部打了个响指,压切长谷部立刻扔下滴着水珠的星冰乐从公文包里掏出笔记本电脑按到鹤丸国永胸口上。

“写,现在就给我写!”

 


评论(2)
热度(14)

© 碎花纸片 | Powered by LOFTER